阳城。

  夜深人静,杨修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看着大梁之上的尘灰,摸着身上的薄被,然后努力的将脚伸长,终究是发出了一声舒畅的低低呻吟。

  长时间都是在野外,终究是没有躺在床榻上舒服。杨修呼出了一口气,带着一种松弛下来的幸福感想着,骠骑将军这几天往来指挥,简直就是出神入化,巧取阳城之举,更是达到了极致,甚至就连杨修自己,一开始也以为应该是一场苦战,却没有想到如今竟然就这么简简单单的可以躺在了阳城之内,不用再忍受野外风吹雨打之苦。

  关于这两天的行动,值得总结的有很多,虽然杨修是腆着脸求着骠骑将军,才勉强得到这个机会跟上来的,说起来杨家的面子简直就是丢在地上一般,可是杨修觉得这一次,值。

  对于杨修来说,兵卒和百姓的死亡与否,其实他并没有太多的感觉,从他诞生的那一天开始,他和普通人就完全不同。换句话说,对于杨修,所谓不要输在起跑线上的类似话语根本无效,因为杨修的最初的开端就比一般人要高出一大截。

  所以在最初,听闻了骠骑将军斐潜,嗯,但是还不是骠骑,甚至连征西都还不是的时候,确实没有把斐潜当成一回事,去认真对待过,然而现在啊……

  时过境迁,天地轮回,真是一点都没有错。

  不过,如今山西士族承受的压力,终究是加到了山东士族头上了罢!

  杨修忍不住在夜色之中微微笑了出来,尤其是当他看到夏侯充那个熊样子的时候,更是觉得心中压抑许久的郁闷,终于是宣泄了一些,似乎呼吸也顺畅了不少。

  人啊,终究是要看见比自己悲惨的,才会觉得自己有幸福感。

  虽然自己这一段时间都在帮荀攸打下手,就像是一个普通士族子弟一样,连在骠骑将军面前露脸的机会都没有多少,但是这样已经让杨修觉得很不错了,因为这一次,不管如何,杨氏至少走在了山东士族的前面。

  『三惑四知……』杨修轻轻的低语者,『昔日可忍廿年,今日亦何尝不可?骠骑春秋鼎盛,大有可为,大有可为啊……』

  杨修想着,感受着身躯终于能够躺直了所带来的舒适感,然后琢磨着,最后缓缓的闭上了眼,就算是在入梦之后,脸上依旧有些幸福的笑意。

  有些人幸福,

  必然就有些人会不幸福。

  在这个世界上,幸福和其他能量都是差不多类似,都遵守着守恒的规律。

  尤其是从大人物忽然变成了一个小人物的时候,尤其是从越高的位置跌落下来,这种幸福的差距感会大到让人难以接受,如同撕心裂肺一般,痛苦不堪。夏侯充没有像是杨修的忍耐本领,所以他更是痛苦。

  昨夜似乎还是香艳的,温暖的,舒畅的,但是今夜却变成了孤寂的,寒冷的,悲伤的,让夏侯充几乎忍不住落下泪来。

  为什么这个世间就这么的不公平?

  早在太兴二年的时候,就有传言说骠骑将军青面獠牙,赤瞳短须,宛如恶鬼,平日里面喜食人心肝,以薄片佐酒,顿顿不可缺……

  夏侯充不由得在寒冷的石板上蜷缩起来,然后手抱在了胸腹之间。骠骑将军留着我,该不会是为了留个新鲜的心肝罢?!

  越想,便是越怕,越怕便是越慌,夏侯充就觉得喉头发干,浑身发抖,牙齿之间抖抖有声,甚至觉得身边的黑暗之中就是潜藏好几只的饿鬼,正在对着自己的头顶,脖子后面,后腰,小腿垂涎欲滴,甚至还能感觉到这些饿鬼的呼吸,一下,一下,冰冷刺骨……

  『救……救命!救命啊……』夏侯充忍不住大叫起来,满脸眼泪鼻涕的,连滚带爬撞到了柴房门板上,『别吃我,别吃我啊……』

  第二天,睡得不错的斐潜在起床洗漱完毕之后才从黄旭那边知道了夏侯充的事情,一时间有些不可理解,『什么意思?别吃他?谁要吃他?哦……』

  斐潜忽然明白了。

  然后就觉得可笑,又有些可悲。

  感情自己依旧在很多人心中是吃人的饿鬼,就算是夏侯充这种还算是士族子弟的,也不例外。

  黄旭在一旁嘿嘿的偷笑,说道:『这小子吵吵着还是要见你,说什么求你别吃什么的,然后值守的兄弟就忍不住让他清醒清醒,结果这小子还喊着揍得好,再用力些,哈啊哈哈,这家伙怕不是这里有问题?』黄旭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哼……』斐潜摇头,『打得皮开肉绽鼻青脸肿了,肉就不好吃了,他就不用担心被我们吃了他……另外还有一点,也可以说明他在这里受了苦,将来如果还能回去,罪责也可能就会轻一些……』

  黄旭一愣,『感情揍他还是在帮他?!』

  斐潜哈哈笑了笑,然后摇了摇头。

  骗人的最高境界,就是先把自己人给骗了,就像是某利某传某销一样,先找自己人下手,直至最终连自己都深信不疑。有时候谣言就像是传销,说多了,连自己都信了。

  早些时间,斐潜就听闻说山东有他的传闻,当然,这些传闻并非是说斐潜有多么多么的好,而是所谓的那些负面的,不实的消息。对于这些消息,包括庞统在内的许多人都觉得太过于夸张,甚至有些可笑,可是斐潜觉得这些谣言正好就符合了百姓的需求……

  若不是斐潜治下有枣衹等等一大批的农学士和工学士,说不得已经被这些谣言搞得焦头烂额了。

  民众喜欢的,不就是八卦么?

  不管这个八卦真假,反正先吃个瓜再说。

  斐潜有时候会庆幸大汉当下,依旧是一个信息传递速度极慢的一个朝代,所以纵然在山东这里关于他的谣言传说的绘声绘色,但是在关中北地甚至川蜀汉中,在有意识的控制之下,并没有掀起什么多大的风浪。

  若是后世……

  斐潜忍不住又叹息了一声,有时候,民众的善意是会被特别的人拿出来消费的,这些特别的人,不仅仅是统治者,也有民众自己。

  后世从进入了信息时代之后,网络上的暴力,那些见到什么都喷的键盘侠已经逼死了太多的人,例子举不胜举,但是斐潜没有见到一个『键盘侠』在事后明知自己错了,会愿意站出来承认错误,承担责任,为无辜者的损失,甚至是死亡负责。这些键盘侠只会偷偷的删除自己的留言,然后又将狩猎的目光转向了下一个受害者。

  黄旭在一旁看到斐潜的面色似乎有些变化,便微微做了个手势,说道:『主公,要不要……给他多少留个教训……』

  斐潜一边穿堂过院,一边摇了摇头,说道:『不必……不过,某倒是想起一事……让德祖来……』

  话还没有说完,斐潜忽然觉得脸颊有些湿意,抬头一看,天空之中,不知道从什么时候飘来了一些乌云,正若有若无的飘洒下雨滴来……

  斐潜脸色一变,几乎是立刻改口道,『唤公达前来议事!』

  …………又是一条不知道填什么表情的分割线……??????……

  天色阴沉。

  虽然雨势头不大,但是已经下了好几个时辰了,而且看这样子,还不知道会下多久……

  颖水北岸和南岸多少是有一些地形上面的差别的。北岸相对来说山地林地多一些,而且比较贴近阳城山脉,所以可以让骑兵行走的地方并不是很多。

  南岸么相对来说就宽阔一点,所以大部分的官道都在南岸,少部分在北岸。

  张辽等人到了北岸已经有两天了,昨天看着天气似乎还行,没想到今天忽然就开始下雨了。

  雨水不大,但是似乎很有韧性,从早上到现在,几乎就没有怎么停过,如果仅仅是下一天,问题还不是很大,就怕是一下就下不停了。

  毕竟这一段时间以来,整个河洛豫州都没有雨。

  老天爷有时候就喜欢玩,要么不下雨,要么下不停。

  那么这一次雨,会下多久?

  张辽心中并没有数,毕竟张辽也是第一次来豫州颍川这一带,若是没有荀攸精心绘制的地图来指引,张辽甚至都需要抓当地的向导来确定方位……

  战马有些不高兴的喷了喷响鼻,甩了甩身上的雨水,浑然不顾会不会将水甩到他的主人身上脸上。

  张辽抹了抹脸上那些水珠,不知道是汗水还是雨水,抑或是战马的身上的,发证都混在了一起分不清,也没心思去分清楚,表情略有些凝重。

  不需要再掏出荀攸绘制的地图来看,张辽几乎已经将地图的每一个细节都记在了脑海里,这一块地方虽然也算是不错,但是太靠近山脉了,回旋余地略小,临时驻留自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如果说……

  人不喜欢雨天,战马更不喜欢下雨天。

  雨水不仅仅会导致无法得到热食补充,甚至会导致战马在奔跑之后不能够得到干爽的环境,容易并发各种问题,甚至会因此生病……

  并不是说潮湿的环境不能养马,世界上,习惯在潮湿闷热环境当中,生存得很舒适的,也有不少好马,但是张辽等人所带来的都是北地马西凉马,这些战马自然更喜欢更适应干燥的环境。就算是人还有时候会出现很多水土不服的现象,更何况是马?

  这是第一个方面的不利因素,而另外一个更加棘手的事情,就是颍水。

  因为之前颍水的水位比较低,所以张辽可以很是风骚的跳过来,然后再跳回去,逗着夏侯惇玩,可是若是水位上涨,怕是那一天不小心,夏侯惇就可以兴高采烈的站在河岸上,看着张辽等人在水里挣扎着玩了……

  张辽回头看着身后的山脉起伏,然后看着山顶之上的那些厚厚的雨云,再看了看在林边虽然搭建了一些简陋棚子,但是无法抵御从天而降的雨水的兵卒人马,眉头深深的皱在了一起。

  这一块区域安全么?

  张辽目光巡视着,然后看了看开始变得有些浑浊起来的颍水,沉默许久。

  『来人!立刻去下一个渡口!』张辽站起身,沉声说道,『东西都收拾妥当了!动作都快一点!此地,不可久留!』

  和谁都可以赌一赌,但是唯独不能和老天爷去赌……

  必须做出最坏的预案,否则等真的碰上了持续下雨,水位暴涨,然后导致河边低地被淹没就麻烦了!

  难道还真拉着马进山躲洪水不成?

  要是再碰上山洪爆发呢?

  必须早作准备……

  ……o(︶︿︶)o……

  夏侯惇站着,仰头脸朝上,闭着眼,感受着雨点一点一点打在他脸上的力量,不知道在想着一些什么。

  『将军?』护卫在一旁小心翼翼的呼唤道。

  夏侯惇仿佛才回过神来一般,不过依旧没有回头,也没有睁眼,只是淡淡的说道,『何事?』

  『启禀将军,都准备好了,可以渡河了……』兵卒在一旁小心翼翼的禀报道。

  夏侯惇依旧闭着眼,没说话。

  要继续沿着官路痕迹追赶骠骑人马,还是说……

  护卫看了一样,也不敢再催促,传令兵更是拜在地面上,也不敢多问,UU看书 www.uukanshu.com一时间场面寂静下来,只剩下雨点噼里啪啦,不急不缓的落下来,落在头盔上,落在铠甲上,落在旗幡上。

  夏侯惇眼皮之下的眼珠子飞快的左右动着,脑海当中无数的地图和这些年来勘察的情形相互交换闪现着,道路,树林,山体,河流,构建出一个庞大的体系,然后标注出自己的位置,以及估计骠骑人马所在的位置……

  『全军听令!』夏侯惇猛然睁眼,眼眸之中瞬间闪耀出来的光芒就算是阴沉的雨天也无法遮掩,『即刻前往三石湾!』

  『啊?!』传令兵愣了一下,然后追问道,『是渡河之后再去三石湾么……』

  夏侯惇缓缓地摇了摇头,『不!不渡河!直接去三石湾!』

  三石湾,顾名思义,便是三石汇聚而成,三石湾之前有一段平缓,而在三石挤压河道之后,因为导致了河道狭小弯曲,水流便湍急起来,所以如果说颍水的下一个比较合适的渡口,便是只有三石湾前面的那一小段!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常读书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诡三国,诡三国最新章节,诡三国 UU看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